滚动消息:
廖凡“擒熊”意义只属于廖凡
  •         廖凡成了,刁亦男也成了,娄烨也成了。中国电影成了么?

      别拿柏林的“豆包当干粮”,华语片在柏林电影节上的盛宴不是“过年吃一顿饺子”的问题,而是“取得柏林电影节最高奖项用整整32年的时间”,彗星的光芒无论多么闪耀也都是彗星。如果非要庆祝,或许也只是廖凡到达个人演艺巅峰的庆祝,任何对当下中国电影有更高期待的想法都是徒劳。

      偷换概念是中国社会文化病一个习惯性的表征。柏林金熊奖影帝代表华人演员中不乏有精英分子,却无力对中国本土电影或华语片有任何本质上的改变。就像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不能改变中国当代文学的颓势一样,即便中国人囊括了三大电影节帝后的席位,也无法对世界文化价值创造基本的贡献,现实很残酷,不敢面对而选择逃避或鸵鸟思维也只能陷入历史的轮回中无法自拔。

      “中国人去征服世界电影节各项奖项”原本就是个巨大的陷阱,目的和出发点就是在功利中。美国人说,“三大电影节重要奖项已经全部集齐的情况下,只剩下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等奖项需要中国人去征服了”。但事实上,无需征服任何奖项,享受电影带来的各种乐趣或许是中国人需要学会的能力,无论是电影从业者还是电影行业的管理,抑或电影观众,大家都沉寂在虚妄的票房数额中,没有人沉下心来享受电影的美好,如此即便真的斩获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等奖项,中国人占领了奥斯卡,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一种市场行为,或许会让中国的电影艺术贬值到极点。

      中国年轻电影人的确需要机会,但显然不是需要三大电影节或者奥斯卡赋予某种“仁慈”和开恩。真正的机会是靠整个国家对电影文化的深刻反思以及莫大的支持。伊朗电影近年来在世界电影节崭露头角也不是靠什么人“给机会”争来的口碑,而是靠电影人深刻的思维理念,文学性和哲学性的凝重、积淀,才可能在影像上绽放出耀眼的火花,获得真实而普遍地认可。

      廖凡“擒熊”再一次阻碍了中国电影知耻后勇的机遇,这不是廖凡的错,也不是柏林电影节的错。世界知道,中国人需要的是无谓的电影节奖项和世界电影最大票仓的美誉,每年34部进口片的名额有限,但还有足够的运作空间。中国人把精力都放到电影节获奖上,面对世界电影票房市场却无能为力,享受国内票房和享受国际电影节奖项都是在自我安慰。

1998-2010 北京新闻广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