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申办冬奥,向索契学什么?
  • 新华网索契2月18日体育专电(新华社记者刘怡然 王镜宇 刘越)“从零起步”的索契用七年时间建成一座冬季运动之城,用两周时间为世界呈现一届精彩的冬奥会。索契的经验对于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北京和张家口来说,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低起点索契三次申奥圆梦

      索契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提出申办1998年冬奥会,1994年又提出申办2002年冬奥会,但由于苏联解体之后虚弱的国力,两次申奥尝试均未跻身候选城市名单。可以说,当时的索契除了海滨和雪山美景,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恐怕只有破败的城市面貌和落后的基础设施。

      90年代的索契毫无活力,是一座依靠苏联遗产勉强维持运行的城市。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前夕,刊发一组题为《索契如何输给美国人》的图集,让人看到索契20年前申办2002年冬奥会时的衰败城市面貌。

      当时的索契棚户遍地、垃圾围城,只在海边有几座像样的度假酒店。此外,当时正值车臣宣布独立,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前夕,同在高加索山一脉的索契安全形势严峻,街头遍布持枪军警。这样一座城市无论如何也不具备承办冬奥会的条件。

      伴随俄罗斯经济恢复元气,索契成为俄罗斯一扇新的开放窗口,一些国际会议、经济论坛在此举行,让这座小城有了一些生机。2006年索契再次提出申奥,这次它已具备同其他候选城市相抗衡的实力。

      不过就在2014年冬奥会主办城市揭晓前一个月,在国际奥委会的申办城市评估报告中,索契的评价等级还是“非常好”,比韩国平昌和奥地利萨尔茨堡的“最优”等级依然稍逊一筹。但在总统普京的高度重视之下,索契上演绝地反击。2007年7月4日,国际奥委会举行全会,投票选举2014年冬奥会主办城市,普京亲自出马,用英文和法文做最终陈述,这样的最后一搏让索契以微弱优势战胜平昌,实现俄罗斯人的冬季奥运梦。

      基础设施建设是核心

      众所周知,索契冬奥会投入高达510亿美元,而用于场馆建设和赛事筹备的资金,实际仅为70亿美元左右,其余花费全部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申奥成功后,索契首先开始恶补基础设施欠账,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设活动。

      当地居民回忆道,至少从2009年开始,索契全城就变成一个大工地,工程车辆遍地,烟尘灰土漫天。索契奥组委主席德米特里·切尔内申科在一次筹备工作汇报中指出,索契为举办冬奥会建设了74个基础设施项目,567公里的公路和铁路,其中包括22个隧道。

      在索契所有基础设施当中,最为关键的当属连接冬奥会滨海赛区和山地赛区的综合交通线,它保证了来往冰上、雪上项目赛场的便捷交通。以往,两地之间只有一条双向两车道公路,几条狭窄的隧道无法满足大型车辆相向而行,隧道口总是留有交警,当有工程车或大客车准备进入隧道时,需要听从交警指挥,单向通行。

      2013年秋天,一条双向四车道的高等级公路和快速铁路正式投入运营,老路也继续使用,最大限度满足了冬奥会期间人们来往两个赛区的交通需求。

      鉴于京张冬奥会将在北京市区、北京延庆县和张家口崇礼县三地举行,交通无疑是赛事成功举办的核心问题之一。从索契的经验来看,各个赛区的交通需要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既要有铁路高速、大运量的保障;也要有公路灵活机动的保障。

      例如,索契的轻轨捷运系统连接了机场、市中心、滨海赛区和山地赛区,主要满足观众的观赛需要;赛会班车主要在两个赛区、机场和奥运村、媒体村之间运行,满足赛会工作人员、运动员、记者、志愿者的出行需求。

      单就雪上项目而言,由于比赛场地设在高山,考虑到出行方便,建造大运量的登山缆车十分有必要。索契冬奥会组织者为山地赛区人员提供了公路和缆车两种出行选择,但由于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缓慢,缆车就成为出行首选。索契为赛场集中的缆车线路安排了能容纳30人的大型轿厢缆车,这样即便在赛事集中时也能保障充足运力。

      雪上项目赛场条件是关键

      索契冬奥会全部11座冰上、雪上项目场馆均是新建,北京则可以利用市内现有场馆承办冰上赛事。而至于雪上项目场馆,延庆、崇礼同索契一样,也需要新建。同时,雪上项目比赛场地的选址对气候、地形等条件的要求很高,而且在设计、建造以及维护过程中,对工作人员的专业要求也非常苛刻。

      索契冬奥会山地赛区位于高加索山谷,这里的第一个滑雪场于2001年建成,但一直未成气候。直到索契申奥期间,为配合俄罗斯联邦政府出台的《索契高山滑雪度假城市发展2006-2014年发展目标》,索契才在实力雄厚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出资之下,于2007年建起劳拉和阿奇普谢两个大型滑雪中心。

      申奥成功后,索契其他几座雪上场馆加快建设,2010年底,索契冬奥会高山滑雪赛场——玫瑰庄园高山滑雪中心一期工程完工;2013年,玫瑰庄园的酒店群、索道,以及铁路、公路交通枢纽等配套设施也陆续建成,冬奥会山地赛区初具规模。

      当然,并不是有钱就可以建造出出色的冬奥会场馆,索契在场馆方面教训值得京张申奥注意。俄罗斯没有举办过国际综合性冬季体育赛事,对雪上场馆的设计建造缺乏经验,因此,尽管组委会请来一流的专业团队设计场馆和赛道,但由于缺乏必要把关,赛道设计难度过大,质量也成问题。

      更不巧的是,索契在冬奥会期间温度持续偏高,导致赛道雪质松软,令运动员无法自如滑行。玫瑰庄园的赛道不仅遭到包括单板U型场地之王肖恩·怀特在内的知名运动员的联合批评,也造成多名运动员严重受伤。

      目前来看,中国只有东北三省冰雪运动、特别是雪上运动发展较为成熟,北京和河北相对而言则发展滞后。因此,延庆和崇礼的现有雪场如何让国际奥委会官员、国际冬季单项体育组织官员满意;主办方如何确保建成专业的场馆、实现配套设施平稳运营,是京张联合申办冬奥会面临的关键问题。

      冬季运动土壤培育是根本

      俄罗斯与中国相似,尽管能在冬奥会中都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冰雪运动强国,国内都缺乏冬季运动发展的土壤,特别是雪上项目缺乏群众基础。俄罗斯国内较普及的冰雪运动项目只有冰球和花样滑冰,雪上项目的推广还处于起步阶段。

      建造专业冰雪运动场馆是发展冬季运动的前提。在申奥成功之前,索契奥组委主席切尔内申科曾表示,俄罗斯的冰雪场馆设施非常有限,2005年俄罗斯的速度滑冰全国锦标赛居然是在德国举行的,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无疑是一个耻辱。他说:“现在是我们向运动员还债的时候了,我们要让索契变成世界上新的冬季体育运动中心。”

      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伊万诺夫在索契冬奥会期间也表示,竞技运动没有奇迹,首先要为运动员提供训练、比赛条件,再向他们索要成绩。他说,俄罗斯在一些项目上完全没有希望,比如说北欧两项和跳台滑雪。

      “大家明白,这不会发生奇迹,我们应该先建几十个跳台,然后再要求运动员取得成绩,当一个国家只有两个跳台,而奥地利却有100个,我们还能说什么?”伊万诺夫反问说。

      俄罗斯雪上运动项目设施不足是现实情况,但必须承认,俄罗斯冬季群众体育发展现状还是优于中国。在俄罗斯各大城市的社区中,一般都设有带有界墙的运动场地,场地两头是篮球框,篮球框下面是足球球门,夏天这里是篮球、足球场地;到了冬天这里则会浇上冰面,成为冰球场,冬天经常能见到身穿一身冰球行头的年轻人打冰球。

      此外,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市内的库兹敏斯基公园为例,公园湖面在冬天封冻后,总能见到在上面运动的人,一些年轻人还因地制宜地玩起坡面障碍。高尔基公园和索科尔尼基公园每到冬天都会将园内道路浇成大型溜冰场,如果不租冰刀,入场完全免费,这吸引大量市民来此滑冰。还有,俄罗斯也有意加强对冬季体育的宣传力度,近年来涌现出《殊死一战》、《传奇17号》等以冰雪运动为主题的体育电影,对提升青少年投入冬季运动起到促进作用。

      国际奥委会委员、前短道速滑奥运冠军杨扬认为,北京和张家口申办冬奥会,对于中国冬季项目的发展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不管申办结果如何,中国都可以借助这一机会把冬季体育项目发展起来。

      在很多人看来,由于韩国平昌将举办2018年冬奥会,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再归亚洲的可能性不大。对此杨扬说:“我个人感觉参与申奥就是迈出第一步,对冬季运动的发展是很好的契机。我们国家可以持续在奥运的氛围下让世界更多地了解我们,同时也在申奥过程中不断完善自己,这些都是很好的发展过程,不能单单看结果。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1998-2010 北京新闻广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